裕固族风情

裕固族

裕固族有着悠久的历史和独特的文化,它和曾于公元8世纪在蒙古高原推翻突厥汗国而建立回纥汗国的维吾尔人以及由漠北迁到河西走廊的河西维吾尔有密切关系。现今的裕固族是以古代维吾尔人的一支——黄头维吾尔为主体,融合蒙、藏等民族而形成的。

了解他们

历史

裕固族的先民源于鄂尔浑河流域,可追溯到公元前3世纪的丁零、4世纪的铁勒,袁纥(之后为回纥)。840年回纥亡国后,甘州回鹘的一支黄头回纥迁徙到今甘肃河西走廊的敦煌、甘州(今张掖)、凉州(今武威),祁连山与额济纳河一带,建立汗国,史称河西回纥,后被西夏击败。速不台西征.顺便平定裕固族。在元代他们受忽必烈派出的宗王统治,明代设曲先、斡端、安定、罕东四卫,在明代他们先后被赛德与阿勒坦汗打败。

在历史上,裕固族曾有过各种称呼。元朝称为“撒里畏兀尔”,明朝称为“撒里维吾尔”,清朝称为“锡喇伟古尔”或“西喇古儿黄番(裕固族中说蒙古语的是黄黄番,说突厥语的是黑黄番)”,封大头目为七族黄番总管,把居住区一分为三,各部落置正副头目,头目以下有大圈头,以下有辅帮一人。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初期称为“撒里畏吾尔”;本民族自称“尧乎儿”、“西喇尧乎儿”。

1953年经裕固族人民协商,正式定用“尧乎尔”音相近的“裕固”为本民族正式、统一的名称,即用汉语富裕巩固之意。尽管裕固族与维吾尔族同源,但中国将两者视为不同的民族,拉丁名分别为Uyghur和Yugur。有趣的是西部裕固语是古回纥嫡语,比较接近索尔人与哈卡斯人等东北突厥语。有4600人说西部裕固语,2800人说东部裕固语(恩格尔语),极少数说汉语或藏语。撤里畏兀儿是指说蒙古语的裕固族,西拉畏兀儿是指说突厥语的。撤里畏兀儿保留了很多已消失的东蒙古传统。他们中还有很多人被藏族同化了。

丧葬

天葬为裕固族的丧葬习俗。人死后在家停泊一天,待僧人念经超度后,次日即送往天葬地点;天葬时,将死者外衣脱去,尸体放在一大石上或靠在三块石头上。请喇嘛念经后,亲属离去,让飞禽走兽吞食;天葬三日后,亲属再来探视若尸体已被吃净,便认为死者已经“升天”,随即堆坟,按家族辈份排列成行;若未被吃净,还要再请喇嘛念经超度。送死者的“头七”到“七七”,乃至周年。都要清喇嘛三人以上念经超度,死者亲属在四十九天内,男不剃头,女不梳头,以示哀悼。

建筑

裕固族的传统房屋为帐篷,帐篷由六根或九根杆子支撑,用牛、羊毛织成褐子搭盖而成(有些是用白帆布做成),并且上面缀有传统图案。帐篷内部正上方为佛龛,进门右边为女宾座位,左边是男宾座位。

习俗

裕固人信仰包括一种经改造的黄教,最大的特色是喇嘛可以结婚,完全与蒙藏地区的喇嘛不同,另外他们还残留男不婚女不嫁的习惯;此外他们与一般信仰藏传佛教的民族不一样,仍信仰萨满教,他们的巫师名也赫哲,他们祭的神叫汗腾格里。每氏族也有自己的萨满,分黑白二种。

饮食

传统饮食为手抓肉、奶茶、烧酒和青稞酒。喝奶茶是裕固族人的重要习惯,裕固人传统上的饮食特点是一日三茶,以茶为饭,一般到晚间才吃一点面食。裕固族人喜好饮酒,多为烧酒,也饮青稞酒。裕固人待客,按照裕固族的传统礼俗,老人在门口把客人迎进帐篷,客人坐在左侧面朝门口的贴地板床上,这是贵宾席,该民族习惯于先用双膝跪坐,然后盘腿坐下,一般是按男左女右分坐。当主人招呼用餐时,无需站立和过谦,客人随意尽情享用。待客先是奶茶,如果客人喝够,必须将碗底的“曲拉”吃净,否则主人认为你还要,会继续为你添茶;茶后,是手抓肉和青稞酒。裕固族人敬酒一般是两杯;有时,主人家还会唱起祝酒歌敬酒,唱一支歌,敬两杯酒。

服饰

长袍和皮靴是裕固族的传统服饰。作为世居戈壁的游牧民族,其服饰用料取之于畜牧业本身,衣着式样简单,且耐寒、防沙等。牧区的裕固族仍然穿长袍、皮靴,农农业区及城镇以穿制服为主,只在节日、喜庆的日子才穿传统服饰。其服装有礼服和便服之分。过去,裕固族男子有留长辫子的习俗,并将带有丝线辫梢的发辫盘在头顶上,现在多留短发。裕固族妇女的头饰很具特色,她们头戴喇叭形红缨帽或用芨芨草编织的帽子。据说这帽子是为纪念本民族历史上一位被害女英雄的,红缨穗子代表其牺牲时头顶的鲜血。已婚妇女戴长形的"头面",即先将头发梳成左、右、后三条辫子,用三条镶有银牌、珊瑚、玛瑙、彩珠、贝壳等饰物的"头面"分别系在垂于胸前和背后的三条辫子上,每条"头面"又分三段,用金属环连接起来,上齐耳环,下以身高而定其长短。